# 自序

数字极权的铁幕下,我们已退无可退

《数字极权时代生存手记》收录了我自 2017 年以来在信息安全、网络代理等方面的学习与实践成果的记录,希望能对反抗数字极权统治道路上的后来者有所帮助。

编程随想前辈在《为啥朝廷总抓不到俺——十年反党活动的安全经验汇总 (opens new window)》一文中这样写道:

很多具备政治素质的人,缺乏信息安全的技能;所以他们无法利用互联网与党国斗争。

信息知识与技能的意义还不止于此。数字极权之所以能够毫无阻力地在中国推进,离不开大众在个人数字权利问题上的集体无意识。大多数中国民众对国家机器与科技巨头合力实施的大规模监控所知甚少,对个人信息的去向漠不关心,再加上百度等无良企业“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的反智宣传,使得整个国家在数字极权主义的邪路上越走越远。

信息技术可以为极权政府所用来强化管控,反过来也可以民众所用来扩展自由。网络代理工具可以帮助人们突破 GFW 的封锁自由地获取未经审查的信息,端对端加密通信可以保证私密对话不受服务商与政府的监控,基于多重代理的网络匿名可以为保护言论自由和发言者的人身安全提供有力的保障,加密技术的普及与对网络封锁的破坏可以提升当局实施舆情管控的成本。

被统治阶级的群体性觉醒构成了反抗的前提,信息技能的运用则可以作为反抗的手段。因此,当信息知识与技能真正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每一个个体的基本生活常识和能力之时,它将可以对数字利维坦提出有力的挑战,这或许就是普及信息技能的意义所在。

# 一、GFW 必须被打破

互联网拓展了信息传播的深度与广度,一度被寄望能给中国社会带来民主。然而与互联网在中国普及相同步的是防火长城 (opens new window)(Great Firewall, GFW)的建设,它试图在互联网空间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审查屏蔽一切与中共意见相左的境外网站,把中国人圈禁在从万维网中硬生生划出的“大中华局域网”中。

在本国网络空间,中共当局借维护国家安全之由大发专制淫威 [1] [3],压制一切异见,扼杀多元价值,将传播资讯、普及常识的媒体网站关停下架[17] [18],对持异议者动辄禁言删号乃至逮捕拘禁、定罪判刑,迫使墙内民众学会自我审查而畏于发声;另一方面又开动宣传机器,使得民众只能获取当局希望他们接触的单一信息与强加给他们的价值观念,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和各大国产手机浏览器每日置顶的习近平报道与“声名在外”的数字化红宝书“学习强国” App (opens new window) 就是显例。中共通过封锁、审查、禁声、灌输多管齐下,以软硬手段相结合的方式推动洗脑政策与信息时代相适应,试图把中国人打造成闭目塞听、头脑简单、思想与党中央高度一致的木头人。

GFW 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国互联网的原住民最早可以不受限制访问 Twitter、YouTube、Wikipedia 等境外网站。GFW 加码的亲历者与见证者拥有着对于网络审查现状的认知,这是寻找手段突破封锁的前提。而对在 GFW 后成长起来的新世代而言,许会因为坚持独立精神而在墙内平台屡遭迫害,不得已出逃墙外成为“信息难民”;而更多的人难以认知“墙”的存在,或是将自我审查内化为习惯,“不会主动寻找敏感的信息,因为他们在成长中对信息审查已习以为常”[7],在信息壁垒和官方意识形态狼奶的灌输下成长为“粉红”和“战狼”,深种文革思维,高扬“爱国无罪”,沐浴“盛世狂欢”,他们将翻墙者视为反动的异端,给墙外网站的批评声音贴上反华势力的标签。因此,先行者有必要向身边的人传授自己的翻墙“手艺”,让他们也能轻松便捷地跨过 GFW,自由地在完整、开放的国际互联网上查看一切未经中共当局审查的信息,还互联网以本该有的面目。只有让更多的人倾听到不同的声音,才有让洗脑政策的受害者吐净狼奶,意识到国际互联网远不止“中华局域网”的一亩三分地,才有可能弥合信息不对称的鸿沟,进而为不同派别间开展良性对话创造可能性。需要承认的是翻墙手段本身只是提供带来改变的可能性,不必然带来变革的结果,正如“战狼”有时也会翻墙,但只不过那是在上演“帝吧出征”的闹剧;但是推广翻墙术仍是有益的尝试。清醒者若是不付出抵御愚民政策的努力,听任同伴继续沉睡,自然永远无法改变网络审查的现状。

# 二、穹顶之下,莫非天网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新兴科技为实现利维坦对社会生活全方位控制提供了全新的手段,数字科技与极权政体的联姻将人类带向前所未有的反乌托邦,而新疆已然不幸成为了“先驱”——当局要求所有居民在手机上安装能够自动扫描和上传文件数据的净网卫士 APP [8],使用数以千计的监控摄像头配合面部识别和大数据分析以便实时掌控所有居民的一举一动 [9]。我们纵然无法左右“新疆再教育营 (opens new window)”的存废,但至少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一切、我们的同胞所经历的一切,而不是听信外交部和官媒所谓“去极端化”、“职业培训”的无耻谰言。如果汉人觉得事不关己而对中共当局在新疆的倒行逆施听之任之,那么同样的灾祸迟早也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被冠以“雪亮工程”[11] [13]之名的监控天网正在内地铺开,“内地新疆化”并非空穴来风。大规模监控的实质是专制统治者监视臣民、巩固统治的工具,它所带来的只有民众的恐惧,而不是官方所允诺的安全与社会稳定。

在中国强制性的网络实名制下,网警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在国内网络平台的发言与你的真实身份相关联;警察时刻在幕后监视着微信上发生的一切 [14],你甚至会因为在朋友圈的言论而遭受牢狱之灾 [15]。正在建设的社会信用体系表明了当局全面掌控个人活动的企图。特定严重失信人黑名单等措施虽然起到了打击不诚信行为的效果,但它同时也被当局用于迫害持异见者和访民群体 [16],借大数据之手制造人道灾难。

# 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就如同毛泽东所说的“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当一个小学教员,也没学过军事,怎么知道打仗呢?就是由于国民党搞白色恐怖,把工会、农会都打掉,把五万共产党员杀了一批,抓了一批,我们才拿起枪来,上山打游击”一样——我是个码农行业的门外汉,也没学过计算机科学,怎么知道注册美区 Apple ID、租虚拟服务器搭建翻墙工具、用 Telegram 替代微信、翻墙上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 “了解祖国”呢?就是由于共产党搞赤色恐怖,把网络上对自己不利的言论都删掉,把境外网站的 IP 地址封锁了一批,TCP 关键词屏蔽了一批,VPN 应用下架了一批,我才爬墙自救起来,最后还把经历写成了这本书。

翻墙并不是我新学会的技能,不过我在 2017 年中时于偶然间接触了 Shadowsocks,Shadowsocks 提供的“无感翻墙”体验使得日常性使用墙外服务成为了可能,并使我幸运地躲过了当年发生的国内 VPN 厂商被迫关停、苹果在中国区 App Store 下架 VPN 应用以及之后“十九大”前的 GFW 升级带来的断网冲击。之后,我从购买 Shadowsocks 商业服务转为借助 HyperApp 在 VPS 上自建 ShadowsocksR,再到命令行下自建 V2Ray,在升级“爱国上网”方式对抗党国的网络封锁和管制的道路越行越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移动端的翻墙离不开广义的 “VPN”(包括 Shadowsocks 和 V2Ray 客户端)的使用,而中国 App Store 的 VPN 应用下架潮迫使我注册了美区的 Apple ID 和 PayPal 以便获取和更新 VPN 和纽约时报、RSS 客户端等其他被中共认为威胁其统治而勒令下架的应用程序,这是本书(1.0 版)第一节“获取美区 Apple ID”和第三节“注册美区 PayPal”的由来。

2017年末上海携程员工亲子园虐童事件 (opens new window)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 (opens new window)北京清退“低端人口”事件 (opens new window)北京亮出天际线行动 (opens new window)京津冀煤改气导致供暖危机 (opens new window),再到 2018 年的修宪 (opens new window)取消主席任期限制、# MeToo(中国) (opens new window)系列运动(沈阳事件 (opens new window)北大岳昕事件 (opens new window) 、……)、长春长生生物 (opens new window)问题疫苗事件、P2P 网络借贷平台集中爆雷 (opens new window)深圳佳士工运 (opens new window),这些曾经被送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热点话题在微博、微信等墙内社交媒体上逃不过被删除的命运,留下一片刺眼的“404” 。在中国特色权力型市场经济的运作模式下,权力与资本合谋劫掠社会财富,政府积极扩张权力的同时又拒不承担责任,一贯奉行“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非解决问题本身”的行事逻辑,以“稳定压倒一切”与维护 “国家安全”的名义维护特权阶级的统治地位与既得利益,通过信息封锁和舆情管制来奴化民众,悍然制造无人堪作见证的历史。需知中共当局迫害的不仅仅是那些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民运人士、人权律师和自由派学者,而是生活在极权体制下每一个平民。如果任由受害者被噤声,问题被掩盖,悲剧注定重演。

我曾在微博上追踪一批因为关注北京切除事件频繁被销号后又“转世”的博主,并曾尝试备份预感会被删的敏感题材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文章,也是在这个时候接触到了新闻网站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 和它那句极为讽刺的“在这里,了解祖国”的口号。我坚信,信息传播的自由是人与生具来的自然权利,中共当局将真相揭发与理性讨论诬指为谣言而一并绞杀的无耻企图必须被粉碎。本书(1.0 版)第五章“信息难民自救指南”,便是拜网信办和中宣部之赐。

# 四、选择适合自己的解决方案

解决方案的选择应取决用户的直接需求,而效率和安全同时受到方案选择与具体使用方式的影响。本书所提供的方案接近于“数字移民”,在效率与安全的权衡上更倾向于前者。在网络代理方式的选择上,V2Ray 和 Shadowsocks 可以有效地突破 GFW,但这类翻墙方法在匿名性上可能存在不足——如果你选择商业服务,服务商可以在服务器上看到你所有的访问记录;如果选择自建,你很难保证你对 VPS 所做的安全防护措施足以抵挡潜在的攻击。另一方面,承诺服务器零日志的 VPN 服务固然能够提供较强的匿名性,但国外 VPN 服务商所采用的各类 VPN 协议都能被 GFW 识别屏蔽,并不能满足中国用户翻墙的需求,这是本书推介 V2Ray 和 Shadowsocks 放在前面的原因。在加密即时通讯应用的选择上,本书推荐的 Telegram 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不过它的优点在于不存在政府的审查和监控,拥有一定规模的中文用户群体,频道和超级群聊使它在信息传播上具有显著优势,这使它相对更适合作为大陆民众习惯使用的微信(WeChat)、香港民众习惯使用的 WhatsApp 的替代品。

如果你对个人隐私保护或匿名性有更高的要求,建议阅读本书附录推荐的教程、网站和作者。

衷心祝愿每一位读者终能获得免于自我审查与恐惧的自由。

写于 2019 年 6 月 15 日,修改于 2021 年 2 月 13 日

[1] Solidot | 网信办启动“剑网 2018”专项行动 (opens new window)(2018-07-16)

[2] Solidot | 网信办关停三款短视频应用,B 站宣布增加审查人员 (opens new window)(2018-07-27)

[3] Solidot | 网信办加强舆论监管 (opens new window)(2018-11-16)

[4] Solidot | 网信办禁止转世账号 (opens new window)(2018-11-16)

[5] 美国之音 | 习近平“红宝书”“学习强国”手机软体由阿里巴巴开发操作 (opens new window)(2018-02-18)

[6] BBC News 中文 | “学习强国”:习近平“红宝书”登上App排行榜首 (opens new window)(2018-02-16)

[7] ABC NEWS | 与西方隔绝:在“墙”内长大的中国新世代 (opens new window)(2018-11-11)

[8] Solidot | 净网卫士被发现明文传输收集的数据 (opens new window)(2018-04-10)

[9] 德国之声 | 脸部辨识结合大数据 250万新疆居民难逃中国掌心 (opens new window)(2018-02-18)

[10] Solidot | 中国公司的人脸识别数据库外泄 (opens new window)(2019-02-15)

[11] 【立此存照】雪亮工程:视频监控入户到人–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2018-03-30)

[12] 特大号| 2018安防监控、雪亮工程项目盘点! –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2019-01-03)

[13] 自由亚洲|2022年中国每人“拥有”两个监控探头–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2019-02-04)

[14] 【立此存照】网安部门监控清华大学学生组织的报告书 -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2017-12-04)

[15] Solidot | 网民因在朋友圈骂交警被拘 8 天 (opens new window)(2019-01-10)

[16] 【网络民议】“母亲成了诈骗受害者,反而被禁止坐高铁”- 中国数字时代 (opens new window)(2019-02-16)

[17] 好奇心日报将停更3 个月_商业_好奇心日报 (opens new window)(2019-05-27)

[18] VOA | 中国金融信息网站“华尔街见闻”被停业整改 (opens new window)(2019-06-11)